分享到:

“W”形波動後,人民幣匯率未來怎麼走?

“W”形波動後,人民幣匯率未來怎麼走?

2021年07月09日 20:46 來源:四方集運香港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年中經濟觀察)“W”形波動後,人民幣匯率未來怎麼走?

  四方集運香港北京7月9日電 題:“W”形波動後,人民幣匯率未來怎麼走?

  四方集運香港記者 夏賓

  進入2021年以來至今,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雙向波動明顯,從走勢圖來看呈現出一個“W”的形狀,有過貶值也有過快速上漲,未來人民幣匯率將怎麼走?

人民幣資料圖。<a target='_blank' href='//ct.zz1o.cn/' >四方集運香港</a>記者 李金磊 攝
人民幣資料圖。四方集運香港記者 李金磊 攝

  升值貶值交替出現

  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在年內最高時攀升至6.3573,最低時觸及6.5793,2220個基點的差值中伴隨了從升值到貶值的兩次切換。1月份升值,2月至4月初貶值,此後到6月初漲勢再起,至今又有回調。

  在此期間,人民幣的上漲下跌基本伴隨着美元指數的反向走勢。最近一個多月,人民幣匯率下跌,美元指數則從89區間到漲破92。“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表現,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元指數波動的影響。”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長張明如是説。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人民幣的第二次升值漲勢迅猛時,外界有聲音鼓吹人民幣單邊升值,妄圖從中投機博利,中國官方也及時出手,消除了惡意操縱匯率單邊升值的風險。

  例如,中國央行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5%上調2個百分點至7%後,國家外匯局也一次性向17家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發放了103億美元額度,這是有史以來單次或單月批准額度最多的一次。

  這背後都傳達出中國官方圍繞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的目標,採取增加匯率彈性、有序擴大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的外匯政策組合拳思路。

  加強“風險中性”意識

  在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增強的背景下,如何防範匯率風險愈加成為企業的一道“必答題”。

  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此前表示,面對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波動,企業應聚焦主業,樹立“風險中性”理念,避免偏離風險中性的“炒匯”行為,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久賭必輸。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指出,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對企業主要有兩方面影響,從經營角度説,增加了外貿企業產品定價和經營難度,進口成本將隨匯率而波動,為維持出口價格穩定,企業將承擔匯率波動的影響;另一方面,企業匯兑面臨的不確定性增加,資產負債管理難度加大,財務成本將上升。

  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建議,企業應該立足主業,理性面對匯率漲跌,審慎安排資產和負債的貨幣結構;合理管理匯率風險,以保持財務穩健和可持續為導向,而不應該以套保的盈虧論英雄。

  未來匯率怎麼走?

  雙向波動已成常態,未來哪些因素將左右人民幣匯率的走勢?

  從美元指數的動態來看,張明指出,美元指數後期可能走出前低後高的態勢。四季度的美元指數可能顯著強於三季度。在此前提下,在2021年下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可能呈現先升後貶的特點。

  從資本流入的角度來看,花旗研究部董事總經理、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對四方集運香港記者表示,中長期看好人民幣逐漸升值。原因在於中國資本市場向海外機構投資人開放,同時也已加入全球資本市場指數,海外機構投資人未來將會加大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力度,資本流入中國的規模在今後還會擴大。

  渣打銀行大中華及北亞首席經濟師丁爽提醒説,除了關注支持人民幣升值的長期因素之外,也要看到在短期內人民幣可能會出現一些回調。從邊際變化的角度看,今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增長相對於其他國家的優勢會稍有縮減,同時貿易順差可能會下降,疊加監管層出台的一系列措施,會降低人民幣升值的壓力,預計今年下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仍會在6.4到6.6的區間波動。(完)

【四方集運香港】